我不喝咖啡,但爱上咖啡馆──那是为了疗癒人心而存在的地方

2020-07-10 15:47:14 来源:平板数码515人评论

我不喝咖啡,但爱上咖啡馆──那是为了疗癒人心而存在的地方

咖啡馆在我的生命中佔有很重要的位置。朋友说,做那多期畅销咖啡馆主题的杂誌总编辑竟然不喝咖啡,是一件有趣的事。其实我屡屡以此说明咖啡馆之所以特别的原因──我不能喝咖啡,但却这幺爱上咖啡馆,足见这个被视为「第三空间」的场域,一定有超乎咖啡本身的迷人魅力。

在这期即将出刊之际,我回想了一遍当初从「理想的咖啡馆」开始,其后每年 9 月固定企划的咖啡馆主题;这五年来,除了介绍许多店家,更重要的,似乎累积了不少对咖啡馆的看法。印象最深的是五月天玛莎和咖啡黑潮店长 Jing 令人心动的描述──

「我认为好的咖啡馆是老闆脑中眼中理想国的缩影,是个人性格在空间上的具体化,是他知道当他想要喝杯咖啡浪费些时间的时候该有的样貌,也包括他在这样的空间内对于光线气味触感听觉等等到底有什幺需要。……所以思潮可以在咖啡馆被讨论争执并且延续,所以艺术可以在咖啡馆被呈现并且刺激,所以音乐可以在咖啡馆初试啼声而被听见,所以革命可以在咖啡馆被筹划并且实现。」(玛莎,2014/9「秘境咖啡馆」)

「……咖啡馆是温暖的、陪伴的,这才是我最喜欢咖啡馆的原因。它总是在那里,我们走向它,被善意地接纳;以新鲜的香气、谨慎的烹煮、不俗的音乐、有礼的店员,与一种迥异于与家人、同事、朋友间的,刚刚好的距离。所以我一直都很喜欢咖啡馆。……我永远都记得在一家小咖啡馆里,第一次听到 Sigur Rós 的 Ágætisbyrjun,那如同外星生物由衷哀怜此间众生的乐音,不可触及的神秘,无以名状的美丽。人生的惫懒与庸碌被暂时中止、一种新的可能被允诺;有什幺被开启,有什幺被疗癒。那是音乐,在咖啡馆。」(咖啡黑潮 Jing,2012/9「理想的咖啡馆」)

今年我们谈的是「梦想中的咖啡馆」,关于这个主题,我立刻想到的就有好几间,大概都能列入此生最难忘的经验之一。

我会永远记得在威尼斯圣马可广场「花神咖啡馆」户外区听到〈女人香〉现场演奏那一晚。下过雨的广场上没有拥挤的人潮,空气中有一股舒服的冷冽。白天时美得豪气壮濶的建筑,在夜空下多了一份温柔的气质。音乐令人屏息。白天时再度造访,广场上已被人声、成群的鸽子覆盖,但咖啡馆里的古典辉煌自成另一个世界。这里有三百年来数不尽的艺文大师停驻的生命痕迹,你和他们在同一个空间里面,呼吸不一样的空气。想起昨夜的演奏,像一个梦。

每回谈咖啡馆都会提到我喜欢的散文作家川口叶子,她在《京都独立咖啡馆散步手帖》书中写道,「京都本身就是一间巨大的咖啡馆。……京都的吸引力让来过一次的人,想要一来再来,正与一家好的咖啡馆一样。此外,京都人接触观光客时,既温柔又严谨、若即若离的距离感,也正如咖啡馆一般。」

好的咖啡馆让我这样不喝咖啡的人也想一去再去,那里有无法言说的重要质素,正是那些化学作用构筑了我们在「理想的咖啡馆」那期提到的「天使降临的咖啡馆」(也是出自川口叶子)。如今为了追寻「天使降临的咖啡馆」,我们找出全世界最值得造访的咖啡馆,以及国内18间初访即让我们喜爱不已的新兴咖啡馆,邀请所有咖啡馆迷去实际体验,或列入下回旅行的必访名单中。

《&Premium》编集长芝崎信明说,「有传播功能、能让人得到很多刺激的地方,就是媒体,所以,咖啡馆、书店,也是媒体。」

如果是这样,那幺我更加喜欢咖啡馆了。

最新图文推荐